/upload/images/2017/1113/1510555167474538.jpg/
阅读模式/普通模式

江湖夜雨 < 酒●文化

来源:CBIgame 作者:瀚海星魂 编辑:纸鹞

【夜雨20年】比虚拟更边缘

发布时间:2014-03-25
循规蹈矩的现实永远压在我们身上,为了从那里逃出,我不断摇曳在虚拟和真实之间。

原文发表于《游戏天地》2006年第42期,原编辑声音。

叫卖的嘈杂,组队的呼喊以及那些在频道中翻滚的窃窃私语,我挤过喧嚣的人群……

一个叫做艾泽拉斯的世界。每一天都诞生着无数新的传奇与荣耀,当然也有着数不清的叫骂与悲哀,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记住那些与你错身而过的……

ID:拿匕小新

职业:60级亡灵盗贼

副业:副魔+采矿

和现实中一样,你的年龄,职业,身体状况,个人资产……

和现实不一样,这里的生活是崭新的……

连接着艾泽拉斯各个大陆的,是一种奇特而又令人兴奋的交通工具——热气球飞艇。这让初来咋到的我惊叹不已。不过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些飞艇的驾驶员!一群小小的地精,总是不停地用他们独特的手势向你暗示着什么,当然还有那些意味深长的地精语:

“氢弹点火和爆炸的过程是没有危险的,跟飞艇相比这宝贝能更快让你到达目的地,途中的景色真是惊心动魄。说到这里,飞艇上是不允许吸烟的……”

每当有飞艇莫名其妙失踪的事故传来,我就会想起这些喋喋不休的小个子们,大概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使得这个虚拟的世界愈发的完整。当然是没有机会乘坐氢弹,因此旅途中的我,从飞艇上,看到的是令人无比心动的景色——那些让你心醉于徘徊在艾泽拉斯每个大陆之间的色彩。

刚到60级那会儿,常常一蹦一跳的走路,说话的时候跳,做任务的时候跳,副本的时候也喜欢乱跳,空格键被我弄得贼松。并非为了满级而炫耀,其实我所喜欢的,只是周围的一切随着我的上下移动而起伏的样子——那么一点点的旋目,以及延时所带来的光晕。

“因为你不是一个盗贼。”一个叫choros的1级萨满对我说,“大概这里的电影对你来说更加精彩。”

“电影?”

“或许是风景。”

注意他的时候,我刚得到一把不错的匕首,在奥格瑞玛的门口和别人打着玩。我发现有个小小的萨满和我一样的喜欢跳着走路,更喜欢对大家的操作技巧评头论足。口气中立,一丝不苟,甚至不留情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只有1级,还是因为他本身是一个SM——我通常固执的认为就像骑士予以联盟的象征,那么萨满则是代表着部落的灵魂。然而没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当然也没有人会为他冒失的言语而有丝毫不快。也不清楚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多久。最后,戏剧性的,人们接受了他。同样的,仍然只有1级,当然或许真的因为他是个SM。不过事实上缺少了他的点评那些看似精彩的表演就会少了那么一丁点最让人期待的东西。

于是坊间就流传起种种的猜测,其实也无外乎是对他游戏身份的枉加揣度:什么某某工会会长的小号,什么被封号的服务器第一高手云云……

“我是个萨满。”

一个深夜12点准时坐在奥格瑞玛门口的高岗上俯看众生的萨满——在我看来。

古希腊剧中有一种叫choros的合唱队。他们站在舞台的最后,齐声解说状况,或者带言出场人物的深层意识,或时而热心地说服他们——无意间我看到了choros的含义。

我是来看风景的。

我对自己是如何在1个月的时间里让小新升到60级的印像并不十分深刻。游戏不外乎升级,在我从前玩过的游戏甚至是单机游戏中亦是如此。不过魔兽世界在升级系统上做得确实近乎完美,堪称经典。很多人都评价说:魔兽世界在60级之前是个跨时代的,里程碑似的游戏,而60之级后却还是逃不出沦入无限追求个体完美的俗套。但早已沉迷其中的小新却无暇去品味这句如此游戏的话。因为60级前我的目标是:60级,千金马,高级副本……

伴随着时间进行的是无数重复的行为,接任务,打怪,交任务。接任务,打怪……

伴随着时间相对静止的大概就是我所谓的目标吧!

绝世华丽的一出戏剧,烙给人们的也只有那么几张值得去永恒的画面——那些缺乏欣赏重点的普遍唯美主意在我眼中并非经典——让小新震撼至极、感动至深的,其实就是那些流动在我身旁的色彩。

对!风景!

直到现在我仍然对choros心存疑惑,难道萨满手中的图腾真能卜知一切?

风景!

当小新的脚步慢慢的印及艾泽拉斯的城镇河流、雨林村落,无数的情与景都让小新为之欣喜,但那些真正的感慨却只来自于那么一些短短的瞬间。或许它们,便是魔兽世界所带给我的全部……

还记得第一次从东部大陆来到了西部大陆,大概只有10几级吧。当幽暗城的迷雾猛然间被直插云霄的奥格瑞玛所扯开,望不到边际的是让我想放足狂奔的平原,无尽荒漠般的原野。

苍凉的鼓点和着粗犷的呐喊由远及近,撼动着我的耳膜。胸中的豪气亦随之喷薄而出,真恨不能策马驰骋荒漠,尽显儿时梦中的英雄景象……

不幸得很,那个时候的小新还没有马。而当我真的能策马飞驰的时候,马背上小新的眼中却只有下一个升级的地方。现在想来,真后悔没能在那时的心境下好好感受一番那份易逝的豪情。

“如果是你爱的女孩,那就马上告诉她,用行动来向她证明,不要让时间磨掉彼此的激情与耐心,有时候,幸福,需要的仅仅是那么一瞬……”一个喜欢用短暂来诠释永恒的朋友在离开游戏前对我说过的话。

千金马欲何求?

终于有一天,小新拥有了大陆上最快的坐骑。但是我,却从此孤单。

贼,都是孤独的。但你不是贼。choros的话再一次响起……

还于我的女友,似乎她最大的嗜好便是和我作对。两个人的时候,盈儿最开心的就是和我斗嘴,会无视时间,地点,护甲的对我的手臂和脊背一阵捣鼓,当然这个捣鼓的DPS是与我所杜撰出的理论中泛H程度成正比的~再再然后就是兄弟伙们挂着明知故问的嘴脸,指着我手臂上青紫的地方听我镇定的说:debuff……

女友喜欢绿色,因此小新的头发和坐骑都是绿色的,还有一件漂亮的绿色礼服。令人惋惜的是,女友自初次体验魔兽世界之后,就再没有兴趣看上一眼小新了……结束了每天漫长的公会活动之后,小新就会穿上那件礼服,在奥格瑞玛里傻站。

“不要再自欺欺人啦,来来来,玩两手。”骑着坦克似的科多兽,一个牛头人德鲁伊冲着我大吼大叫,“不要穿着那身垃圾在这里浪费时间。”

本篇链接:http://cbigame.com/player/news.detail.php?id=4747
本篇关键词:小新,萨满,瀚海星魂,魔兽

编 辑 介 绍

纸鹞

前文化版编辑,经营江湖夜雨和游文戏字版面,负责读编互动,2015年初离职。


游客
玩家登录
提交
最新评论
    加载数据...
 
app小图标
app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