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images/2017/1113/1510555167474538.jpg/
阅读模式/普通模式

江湖夜雨 < 酒●文化

来源:游戏天地 作者:祖卡木 编辑:纸鹞

游戏的初衷

发布时间:2014-03-24
小时候的快乐是种很清澈的快乐,无关输赢,也不需要开动脑筋去算计些什么,而今却……

女儿最近很喜欢我这样跟她玩游戏:拿着摇铃在她面前摇啊摇,然后模拟打喷嚏发出“哈啾哈啾”的声音,这小家伙就会傻乎乎地笑个不停。看她那傻样,比她妈妈拿起奶瓶出现在面前还开心。我对她妈妈说: 这小家伙获取快乐的方式真是够廉价,一个鬼脸一个摇铃,快乐就随之而至。哪像你,哄你开心我得接受物质精神双重考验。“小孩子哪会像大人似的计较那么多嘛。”我老婆说。

老婆的一番话惊醒了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如此计较的?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个小霸王风靡整个中国的年代,每逢周末,班上五六个对游戏志同道合的同学便会聚集在拥有小霸王的同学家里,围在球形电视机前扯开嗓门大声地讨论着是首先玩《坦克大战》,还是《热血物语》,在大家各持己见的情况下,最后都会采取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先玩哪个——如今看来那时候大家真是单纯得可以,这问题完全可以由游戏机的主人来决定嘛。而等决定好先玩哪个游戏后,又要烦恼谁先玩,往往最后都由剪刀石头布来决定(真为游戏机拥有者的智商捉急)……

一切就绪后,大家各就位,以游戏机为中心,紧紧团结在操控者的周围,能玩上的小朋友自然开心,坐在旁边看的人也足够快活。大家瞎嚷嚷地对能玩上的伙伴们指指点点,而一群人中总会有一两个技术差的苦手——我就是其中一个。每次轮上他玩的时候,由于技术差,总是很快被电脑杀死,被伙伴吐槽技术差后,乐呵呵地坐在旁边,再等一个轮回。那时候的快乐是种很清澈的快乐,无关输赢,也不需要开动脑筋去算计些什么。只要一看到电视机里面的小人随着操控在移动便像条件反射般将愉快输入到心里去。

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这样清澈的快乐几乎被越来越复杂的外因所掩盖,逐渐便将它忘记。为了显示智商上的优越感和个性上的特立独行,我越来越喜欢在一堆拿着攻略玩RPG的同学里面宣扬自己玩的是《三国志》、《文明2》等策略类游戏,然后向他们展示自己与电脑斗智斗勇的经历,并用很隐晦的方式来告诉他们都读高中的人,还端着攻略打游戏实在是愚蠢。如今回看当年的自己,玩游戏都能玩出个优越感,真够不知所谓。事实上,我已经迷失了游戏之于人类的初衷,以游戏作为跳板,来显示自己在长大的过程中所获得的成熟。

虽然游戏的初衷已经迷失,但它依然潜伏在我的身体,等待逆袭的时机,当它展开双翼的时候,一切浓雾终将被吹散。在24岁那年,当时的我已经不屑于用游戏来显示优越感,喜欢用忽悠别人来显示自己的能力。可能是物极必反的原因,突然间觉得在别人面前装逼除了是件恶心的事外,更感觉到无时无刻装高端大气上档次是件很耗脑子的事情。于是像避世那般一头栽进游戏的伊甸园里,当时除了上班,其余时间都是面对着电脑打游戏。有位朋友这样评价我,一个自己出来居住又没有谈恋爱,竟然不赌博不泡吧只爱打游戏,简直人畜无害。当时我觉得这是讽刺,只是后来这位朋友成了我老婆,我才依稀觉得这应该是赞赏。

那个时间我选游戏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也不思考到底适不适合自己。一个师弟跟我说《魔兽世界》很好玩,里面的各种高端副本各种高级装备说得我就想想也觉得妙不可言,于是我就投入到里边,当时还是70年代,师弟带着我刷遍死亡矿井、卡拉赞、血色、祖尔等副本,好不容易到70级,结果那厮跟我说70级只是个开始,你装备不行。然后我又屁颠屁颠地参加各种G团买装备,海山,黑暗神殿都留下了我这个牛头猎人的不少脚毛。等装备齐全后在他的教导下学副本跑位卡位什么的。从开始什么都不懂到最后能带公会的小号单刷副本,这个过程很快乐,让我有种寻回多年以前那种清澈的快乐的感觉。

当我再一次拥有这份感觉后,一切的思绪都变得豁然开朗,游戏的初衷只是给人快乐,只是它被当下越来越多的事情添加上很多的定义而掩盖其本质。回看过往,我人生中的很多快乐都是通过游戏所获取,它们是如此的纯净,动人,让人如此难忘。

【编辑点评】

纸鹞:港剧虽然总是按着套路来拍,但“做人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这句话确实说的不错。收获是快乐,分享是快乐,被人肯定也是快乐……快乐是如此简单,我们又何必强加定义呢?

编 辑 介 绍

纸鹞

前文化版编辑,经营江湖夜雨和游文戏字版面,负责读编互动,2015年初离职。


游客
玩家登录
提交
最新评论
    加载数据...
 
app小图标
app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