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images/2017/1113/1510555167474538.jpg/
阅读模式/普通模式

江湖夜雨 < 酒●文化

来源:CBIgame 作者:橙子 编辑:橙子

阳光灿烂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7-03-20
在春日的阳光里,所有原以为早就古井无波的心也开始躁动起来。

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专家们就在死命鼓吹全球变暖危机,不想随着时间推移,非但没见着温室效应冰川融化海面上升岛屿沉没,反倒是今年的成都在立春后愈发寒冷,暖春似乎变得遥遥无期。因此我每日几乎都怀着绝望的心情在被窝中对抗这变异的寒春,不论是萧瑟的风还是凄厉的雨均成了我迟到的理由。

不过一切都在今天发生了改变,一朝窗帘厚幕拉开,迎面竟是万丈光芒,我在刺眼的暖意中突然醒悟:日后恐怕是无法继续赖床了。

与我相似的是同事兼室友K君,这个平日里总是比我还要懒散的家伙今天竟早早地开始了洗漱,鼻子里哼哼唧唧不知道在唱着什么歌,我还特别留意到,他的头发很明显精心梳理过,而且长久不修理的胡渣子也被一扫而空,等等,说到胡子……

我想起来了。

一切的起因还得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K君今年四十余岁,从事编辑行业二十年有余,在成年之后便一直过着不修边幅的单身汉生活,他的日常除了打打麻将,便是在游戏中消磨时光,不过一切都在十年前发生了改变,他的母亲在其三十岁生日那天以死相逼要他去赴一个饭局,和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怀着一丝忐忑和些许期待,K君去了,还穿上了毕业之后再也没有穿过的西服,然后他见到了一个满脸油腻、嗓门震天、鼻孔向天的中年妇女,他一开始还以为这人只是媒婆,可惜经过再三确认后他不得不接受这就是他相亲对象的可怕事实。

自那以后,K君对相亲一词避之不及,然而其母依然长久且稳定的给他物色着一个又一个大龄剩女,K君苦不堪言之下每每断然拒绝,然而母上的逼迫手段也日益精进,屡屡让他就范,可惜十年过去,K君依然没能在相亲饭局上找到一个能相处超过一周的女孩。

如今的K君在岁月的摧残下已经成了一位大腹便便、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对于相亲也没了当初的抗拒心理,但同时那份期待忐忑也都消失殆尽,在他看来,这就是完成一项能让母亲安心的任务,因此大多走走过场也就罢了。

2.jpg

故事的突变来自于一周前的一次相亲,K君穿着它五年未改的灰色外套挺着肚子就去了,甚至因为起床晚了连牙都没有刷。而他回来后也并无异常,照旧鞋子一扔就点烟上床开机玩起了炉石。

但就在昨天,一切变得诡异起来,原本古井无波睡到下午的周末早早地就被他打了个稀碎,我在迷迷糊糊地翻身间隙中似乎听到了吹风与电动刮胡刀的共鸣,直到五个小时后的下午两点,我靠在床头终于发现了一切的不寻常之处——没错,他竟然又在周末出门了,毫无疑问要去见一个女孩,而且还是破天荒的第二次。

在萧瑟的寒风中,我终于闻到了稀薄的春意。

“你不正常。”

“唔。”他无动于衷地继续刷着牙。

“这次的女孩很满意?”

“唔!”

“漂亮吗?还是知性那种?”

他没有立刻作答,咕噜咕噜吐了泡沫水后才道:“我们约好了下周继续看电影,不过我比较想带她去龙泉看桃花,你觉得好不好?”

“都不错。”

“唔。”他对着满意地对着镜子捋了捋头发,然后又转过头来打量我,良久,然后一言不发地回房间穿衣服去了。

直到在公交站台,他指着不远处等车的一个女孩:“看。”

女孩是典型的黑长直头发,背着小巧的双肩包,阳光洒在她浅蓝色的衣服上,散发着迷人的青春气息。

1490000646579987.jpg

我看得赏心悦目,却不明所以:“怎么?”

“你觉得找女朋友最重要的标准是什么?”

“性格?脸蛋?该不会是看胸吧?”

K君轻蔑一笑:“那还是个刚出社会的小女生呢。”

“唔?”

“小我十多岁。”

编 辑 介 绍

橙子

凡事靠双手,电子竞技没有女朋友!


游客
玩家登录
提交
最新评论
    加载数据...
 
app小图标
app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