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images/2017/1113/1510555167474538.jpg/
阅读模式/普通模式

江湖夜雨 < 酒●文化

来源:CBIgame 作者:橙子 编辑:橙子

幸运二选一

发布时间:2017-02-14
如果游戏进行到大后期,你的队友死光了,对面剩五个残血,这个时候你会选择逃跑还是拼一波?

我很喜欢一个名为“幸运二选一”的游戏。

在坊间传闻,情人节这天是充满魔力的,在你清晨出门时尤为特别——假如你所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在独行,那么你当年就会独身;而如果你看到两个或更多的人同行,那么你当年肯定会觅得情人。

我回想了一下,今早我是和小逸一起出的门,看见的第一个人也是他,而他是与我一起同行的,所以我完美符合了第二个条件。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在未知的幸运二选一这种问题上,我总是很幸运,因为即便是不怎么美好的结果,也能秉持着胡搅蛮缠的精神将其圆回来。

如果要追根溯源,大约得说到15年前的一个正午,那是我第一次用幸运二选一骗了一个女生,我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山坡顶对她说“如果出现下一个人穿的衣服有颜色,你就做我同桌”,结果毫无疑问,第二天她就以同桌的身份坐在了我的旁边。

“白色也算颜色吗?”

“我想,只有透明的人才没有颜色吧。”

可是透明的人是看不见的。

再后来,也是去年的今天,她在空间晒出了自己的结婚证,幸福洋溢地,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说起来,这样的结局应该是悲伤的,不过好在在此期间我明白了另外一个道理。

那是五年前的情人节,聚少离多的异地恋让我有些心力交瘁,于是我趁着假期来到她的城市,想要提出分手。她哭得梨花带雨,我便摘下了一小撮松枝:“如果数出来是偶数,我们就好好的,如果是单数,我们就分手吧。”这个二选一听起来如此扯淡,可是她依然认真地点点头,紧张地看着松枝被一根根拔去。我没来由地心软了,转过身去藏起一部分,成功数出了双数,皆大欢喜。

可惜在一个月后我们依然分手了,于是我明白了,有些事情,没得选。

所以我讨厌没得选。

曾经有个常在一起开黑的朋友问我,如果游戏进行到大后期,你的队友死光了,对面剩五个残血,这个时候你会选择逃跑还是拼一波?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因为逃回家的我绝对抵抗不了五个回复了状态的对手,而如果就地反打就存在着两个可能,要么一起赴死,要么拯救世界。

1487061080824566.jpg

但是很多时候,人们在二选一的时候,却并不能预知未来的结局,所以会彷徨、无措,以至于拖延,最后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求婚大作战》这部日剧我看了有三遍,最喜欢故事后期,木讷懦弱一直不敢说出表白的男主岩濑健在近乎绝望的情况下在餐厅外拦下青梅竹马的礼:“求你了,别走,跟我结婚吧。”礼却只是说:“原来健三你还是什么都不懂。”然后转头接受了老师的求婚。

1.png

岩濑健拥有十多年的时光可以用来表白,最终却拖延到竟然需要开挂用时光倒流来改变历史,就是因为他不知道表白的结局是什么,甚至天真地以为不表白两个人就可以永远地做好朋友。

最后,送给广大男同胞们一句话:当你犹豫一件事到底要不要去做的时候,那就去做。

当然,女孩们也请记住:当你犹豫一个东西到底要不要买的时候,那就不要买。

编 辑 介 绍

橙子

凡事靠双手,电子竞技没有女朋友!


游客
玩家登录
提交
最新评论
    加载数据...
 
app小图标
app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