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images/2017/1113/1510555167474538.jpg/
阅读模式/普通模式

江湖夜雨 < 酒●文化

来源:CBIgame 作者:奋青 编辑:橙子

断指高人

发布时间:2017-02-10
有时候也在想,好好挣钱,好好游戏,回归到常人的主流生活,肯定比隔壁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些骚包不知要幸福多少。但摩天轮转到了顶,下来岂非很没有意思?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所以当沈重阳最后扑向阎孝国的高头战马时,我认为那是整部戏中最写实的地方,也本就应该是他最合适的归宿。其实,我也嗜好赌博,着迷于神秘的运气和博弈。开始来些麻将牌九,后来就到了认为世间万物皆有一赌的地步,再美妙的音乐于我耳朵里,都没有筹码发出的碰撞声动听。

连玩游戏也一样,和同事朋友对战星际或者CS,输赢倒是小事,没有彩头不赌外围,我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要实在找不到人,叫我练上两局,行啊,一人摆两条烟在桌子上先。(这里要BS 下某三流写手,两年前输给我十条烟到现在非但没还,还天天摸我烟抽),至于网络游戏能赌的地方更多了去,扔色子,比升级,开荒摸装备猜颜色等等,我那公会,基本都没怎么管理,活动时间一到不愁人不齐,几下搞完开赌,众人兴致高得出奇。

有时候也在想,好好挣钱,好好游戏,回归到常人的主流生活,肯定比隔壁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些骚包不知要幸福多少。但摩天轮转到了顶,下来岂非很没有意思?何况我正四处筹集那一万美圆的门票,参加德洲扑克世界大赛是我三十岁前最大的梦想,是不是很幼稚?呵呵,我不这么认为。

前些日子出完差,和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同事乘单位小车返回。我掏出gameboy打发无聊的时间,而他只好左顾右盼,在这个留守居民占绝大多数的小镇上,看着破败的景象向车后飞速退去,又或者他想引发一些话题,打破车里略微尴尬的气氛。

我觉得和中年男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共同点,也不想听别人叙述自己在痴长我二十年里有哪些难忘的经历。所以,我仍然继续游戏,并表现的比开始更专注一些。

然而,他终究是打开了话匣,向我询问玩的是什么。我随口告诉他,小孩玩意儿,大人肯定没兴趣。他似乎没听出我想打住话头的意思,爽朗的笑了两声,说,哪里哟,好耍的游戏还是有点意思滴。

听他这么说,我总算来了点兴致,人不可貌相,没料他多半也是个秘密兄弟会成员。若也是个怪叔叔,召到我公会里,必定乐趣多多。于是,我将思想从playboy里拔出来,告诉他自己搞过哪些哪些游戏,哪些好玩,哪些无趣。他在一边听着一边附和的点着头,同时也把个人游戏历史中值得记忆的内容拿出来分享。

1486708749816835.jpg

在聊天中,发现这老哥还是个高人,玩竞技游戏也有好几年,聊到基本战术居然还能分析得头头是道,甚至还在游戏里谈过几次恋爱。有点儿意思,越谈越高兴。我说一起玩XX 游戏吧,我给你包点卡,包装备,再给个副会长做做。他却收起了笑容,,眼神中闪过一丝黯淡的阴影,淡淡的说自己没玩游戏其实也有很长时间了。我以为多半都是些风流往事消磨了他的英雄气概,便在一边对他笑的意味深长。

山路弯多,路况不好,猛然的抖动,就将并未拿紧的gameboy滚落脱手,不规则的弹起数次,终于降落在他的脚边,我欲斜身去拾,他伸出始终揣在裤口袋里的手帮我拣起递来。五根断指便赫然映入眼帘,虽每根手指只断去一半,但亦有足够的触目惊心。瞬间明白过来,刚才为什么拒绝我的入会邀请,手上那样的情况,如何还能打出华丽的连续技,又如何还能行云流水般穿插于敌友之间。

我感觉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怔怔的接过gameboy,面色凝重,脑海中却早已开始万般揣测。他赶紧收回手去,仿佛被我的目光灼烧到了痛处。剩下的时间,两人变得难再言语。

1486708784968099.jpg

到了单位,碰到青X,这斯十处打锣九处在,哪里八卦哪里钻。于是便向他提及此事,看能不能听到一些典故,青X 勾着背,神秘的说,那就是传说当中的XX,经常在外赌博,都很少见他上班的,嗜赌不要命,家破人散,众叛亲离,输掉一切还背上巨债。追债的人都追到头儿办公室几次了,头儿不胜其烦,一有出差的机会就让他去,意在眼不见心不烦。说完,就摸走了我大半包烟,解释为消息费。

我茫然的提醒青X,还没告诉那人的手是怎么回事,难道现在他痛下决心,砍掉自己的手指以后不再摸牌?那样这决心也下的忒重了,砍掉了以后玩个游戏都不方便嘛。青X 从我那大半包烟中抽出一根递给我,然后对我的疑问抱以冷笑,笑得我毛骨悚然,接着才告诉我,其实笑我很天真,嗜赌之人怎么会想到用刀剁自己的手,就像玩游戏的肯定不会砸坏自己的电脑一个道理。那断指只不过是付出的利息而已。猎人终归变成猎物,你看到了也算给你提个醒,莫走到他那个地步才叫后悔,迟了。

回到自己房间,禁不住没来由的开始作呕,原来电影中很多场景并没有多少夸张。我终于开始害怕起来。

活动时间,会里的兄弟利索的推倒BOSS,一如往常样下注开赌,我破例首次没有参与其中,有人问我是不是心情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也算不好吧,看着他们完成了整个过程,我打出了解散公会命令,然后下线。

那天晚上,很久都没睡着,一闭上眼睛,黑色当中就伸出五根清晰怪异的断指,让我幻想到污秽的案板,带着血迹的砍刀,噩梦连连,惊出满头冷汗。

镇静下来,还好,自己并未真的走到那一步,只是短暂的梦魇,还能醒来。

【编辑点评】

肉肉ER:古人以镜鉴身,需知镜中人即是自己,本篇的主人公无疑是看到了未来的另一个自己,不然何故做呕?只是篇尾点题有些明了。

编 辑 介 绍

橙子

凡事靠双手,电子竞技没有女朋友!


游客
玩家登录
提交
最新评论
    加载数据...
 
app小图标
app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