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images/2017/1005/1507209174380261.jpg/
阅读模式/普通模式

江湖夜雨 < 酒●文化

来源:CBIgame 作者:荒芜 编辑:橙子

羁绊

发布时间:2017-01-12
枕边的信,是你打包的幸福。我亲手拆封,但却忘了回信。神,请看看我有多自私,并赐予我同等的悲伤和眼泪。

“会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安静地看他的主页,看他的日志,看他的心情;会试着在他和朋友同学的留言里找到可疑的痕迹;会在合上本本前看看他QQ 里的签名有没有改过,然后在提起某些我们曾经共同拥有过的东西时会心一笑——我试着说服自己,我只是为了承诺——‘我不会离开,只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注视你。’”

“或许这只是个借口,我的心底,想要更多的了解。但是,我说不出口,因为我曾经亲口说‘用你的文字怀念我,用下一人的眼泪安慰我’。于是,我象个多年的好友般聆听着下一个人在他这受的委屈,下下一个人对我的羡慕和劝慰,她说:‘他真的好爱你,有时候,我真希望你回到他身边,虽然,我很不愿意。’然后我笑,摇头,再微笑。我做到了,不是么?我以为这样可以称之为诅咒的东西是个笑话,可是每每看到那些熟悉的事物和两个MM和我说的话,我都是忍不住想笑又想哭,然后埋怨自己:你只是把事实的东西当成了诅咒。是的,我本身就是那诅咒的一部分。”

有种超越了性别的关系,叫羁绊。

当两个人完全看穿对方,再在一起已经不可能了。太了解,会害怕的。

那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什么叫I SEE YOU。

互相看到对方的心底,最深的那层,叫恐惧。

那一刻有种联系建立起来了。

共生共亡的关系。

不用见面不用说话不用电话不用短信不用QQ,什么都不用。

I SEE YOU

我知道你在哪儿。

你也知道我在哪儿。

一转身就能看见。

一转身又看不到了。

一个人告诉我的,我不信。所有人都这么告诉我,你让我如何不信。我和很多人说过,百分之百的心,有一块永远装了一个人。之前这个人远去了,它碎了。现在这个人死了,它也死了。

我的每篇文章都有你的影子,我的每首诗都是为你而作。

肉肉说:很有水准的一封情书,不知道你看到了没有……

空镜说她一直没机会见你,但一直很喜欢你。

其他人我找不到了,都是你的朋友。

6.jpg

你一直能在游戏里有很多朋友,因为你乐善好施,谁都帮谁都等,菜鸟叫你老大,老鸟也叫你老大。而我只是追求利益化的装备等级经验。很早我就知道我玩游戏变了味,可是你一直陪着我,一直努力学着认路背地图,不踩陷阱加好血推好蓝放好蛛网……

你在的时候,我以为你有一天会远去。

你远去的时候,我以为你有一天会再回来。

你回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再分开。

我告诉你我们永远不会再分开,我抱着你说这个傻瓜玩够了,回家了。

“枕边的信,是你打包的幸福。我亲手拆封,但却忘了回信。神,请看看我有多自私,并赐予我同等的悲伤和眼泪。”

每次看到自己的文字混在她随性的魏碑体中,淡淡的忧伤总会不知不觉蔓延开,我仿佛能看到那些字儿一个个蹦跶起来,随着我的每一次心跳渗进血管中,一寸寸地逼进心脏,掐紧血管,带来强烈的窒息感和无助感。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终于把自己的女人带进男生寝室过起了没羞没臊的生活,每次11点熄灯以后我和陈枫都会自觉戴上耳机把声音开到最响,我听夜愿他听德国战车,以至于有一次我的MP3没电了自动关机,可我隔着耳机还是能清楚得听到那边轰鸣的噪音。

他们每天大概折腾到1点左右,然后下铺会传来稳定的两种鼾声,这个时候我会把耳机拿掉,让嗡嗡作响的耳朵稍微缓解一下。意淫这种事情最适合在夜深人静月黑风高的时候做:想象旁边多了个人,枕着我的手臂温柔得围着我每次呼吸都在我耳边回响不用转头就能闻到洗发水那种甜腻的味道。

"all I wanna to do is live my life honestly……"

"I just wanna wake up and see your facenext to me……"

"every regret I have I will go set it free……"

"and it will be good for me……"

Kim Taylor 颓废沙哑的声音有很好的催眠作用,前提是我不会每句都去翻译它的意思然后套用在自己身上。这很难,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那个将荆棘谷和巨魔亲热任务做了3次还要求我上号带路的小法师,那个喜欢雨天却怎么也不肯用冰法练级的火法,那个陪我把一个又一个小号练到满级打不过LM 还喜欢惹是生非每次都要陈枫带一票人收拾战局的保镖加保姆,那个死了以后躺在雨里看着雨点成线落下久久不愿释放灵魂的傻瓜。

那个无视我这个游荡存在一身BUFF 跳刀阵洗硫酸握着+3神圣双手斧冲锋陷阵砍瓜切菜经常迷路的人类圣骑,那个先研究尸体在语音里问我你想吃蛋糕复活还是我手动帮你复活再复活再取消再复活再不小心动掉的蓝鳞龙甲人类牧师,那个手忙脚乱把蛛网术施在同伴脚下把加速术当成羽落术摔死一百次呀一百次的卓尔精灵笨蛋。

那个会把一百块折成爱心在天桥上还给我的人,那个7天发了900条消息还要写信交流叫我学长顺便用魏碑体写“你的字真丑”然后在后面画个猪头嘲笑我的孩子,那个成天把“生时何须多睡死后自会长眠”挂在嘴边喜欢在车上枕着我的胸口迷迷糊糊瞌睡的傻丫头。

5.jpg

这次,是真的远去了吧……

我说过,

我们的羁绊,

深埋在意识之下的联系。

6月9号早晨打出最后一行字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意识到,

直到你同学和辅导员的电话,

直到你哥哥QQ上的质问,

直到警车把我带到临港公安局做笔录,

直到前几天那些一路走好的签名……

这次,你是真的远去了吧……

【编辑点评】

肉肉ER:有个女孩叫蓝非,她曾经写过夜雨。前段时间听到她离去的消息,这是她的朋友,荒芜,写的一篇纪念文,我想大家都明白的吧。

编 辑 介 绍

橙子

凡事靠双手,电子竞技没有女朋友!


游客
玩家登录
提交
最新评论
    加载数据...
 
app小图标
app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