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普通模式

游人论道 < 杂谈

来源:游戏天地 作者:微良 编辑:微良

手游追捧IP:本质是蹭人气,捞快钱

发布时间:2014-09-28
手游业的IP热真是尊重知识产权?其实是套现欲望与维权高压下的无奈选择。

 2014年9月25日,盛大文学突然宣布旗下IP开启零授权费的新合作模式。著名IP改编手游,不是很火吗?盛大文学突然搞这个跳楼价大酬宾,到底是为啥?

无IP不手游,无山寨不手游

IP引发的那些大事件

武侠名著维权

2013年8月,畅游对多家武侠手游厂商发律师函,要求其更改产品中使用的金庸书中的角色名称。这是畅游获得金庸十部小说的独家手游改编权后,首次大维权。经过两个多月的交锋,涉及侵权纠纷的手游公司纷纷屈服。 

游戏品牌维权

2013年11月、12月,盛大游戏向法院递交起诉书,起诉百度、苹果、网龙、广州仙海、广州微娱、昆仑万维、成都墨龙等公司,就《热血传奇》知识产权进行维权。

 2014年5月,完美宣布可能就“刀塔”商标,协同Valve进行维权。  

CJ2014:IP开发成为峰会关键词

2014年7月30日,2014年第12届ChinaJoy高峰论坛,IP(知识产权)开发,成为游戏公司代表发言中的常用词。其中游族宣布未来3年将用10亿人民币自资金打造10个大的IP,并期望其IP游戏开发总规模达到20亿人民币。

盛大版权拍卖

2014年8月2日,盛大文学在上海举办国内第一届网络小说游戏版权拍卖会,一共拍出了6部作品的手游改编版权,累计价格达到2800万元,版权费最低的一部160万元,最高是《不败王座》,达到810万元。《我欲封天》手游版权卖了665万元。

TGS2014:IP成游戏业热捧对象

2014年9月,TGS2014,华纳公布由《猫和老鼠》改编的手游《猫和老鼠:夺宝行动》。拥有人气IP的非游戏公司,也纷纷涉足游戏业。同期,大量中国游戏公司蜂拥TGS商务洽谈区,谋求获取IP授权或者代理游戏。此现象被吐槽为“中国厂商成日本待宰羔羊,名义上是学习、取经,实际上是疯狂抢购IP。”

盛大文学宣布部分IP零元授权

2014年9月25日,盛大文学宣布旗下IP开启零授权费的全新合作模式。具体流程为:向开发商免费授权有效期为三年的作品使用权—委托开发商研发—完成后由起点负责游戏发行—产生收入后与开发商按一定比例分成。“合作愉快”的话会在三年后签署补充协议,继续合作。

盛大文学为什么突然“零元授权”?

笔者推测,原因大概有这几个:

1、盛大文学急需补充研发合作商。毕竟作为一个网络文学平台,自己挽袖子研发,费工费力不说,还风险挺大。委托研发,坐地分成,既套现了IP价值,又为游戏发行提供了弹药,何乐而不为?

2、并不是每个IP都能卖出高价,二三线IP套现,只能自己操刀。比如一部小说的手游改编权,如果百万都卖不到,那还不如留着自己找人研发了,然后号召粉丝去玩,收个三五斗呢。

3、IP消费方坑货太多,一锤子买卖真的太闹心。

这三个原因中,第三个最让盛大文学窝火。作为养大这些IP的平台,自然知道这些IP潜在市场价值。看着别人拿去改死改活,前赴后继,再想到自己手里有该IP的铁杆粉丝……这种身怀绝技还坐替补席干着急的感觉,实在令人难受。

而且最过分的是,许多游戏公司收IP的手游改编权,只是为了拿去冠名套现。冠名、换壳、套现!这么简单的圈钱方法,你们能做,凭啥我不自己做?

图2.jpg

山寨、换壳、蹭IP,手游套现三板斧

手游业的IP热是虚火

游戏业追捧IP开发越来越激烈,为了获得知名品牌,收购文学网站,抢购动漫品牌,甚至将同一个IP改成影视,再改回游戏……乍眼一看,游戏业似乎突然对知识产权格外尊重了。

尊重知识产权?全是幻觉

每次版权拥有方进行维权,那发律师函的名单都是一长串。手游商对著名IP,仍然是尽可能的擦边、揩油,能偷鸡就绝不撒米,大不了被告了再花钱消灾。庭外和解嘛,维权方还不是为了捞好处。掏点钱“补票”,万事大吉了。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先蹭IP开发游戏,赚大钱了就花钱买平安。没赚到钱,索性就直接停运了事。

这笔买卖算下来,怎么着都是稳赚不赔。就算倒霉催的栽了,也只是小损而已。

于是刀塔手游一大堆,火影、海贼王、口袋妖怪的手游一大堆。蹭IP的手游,就如DOTA的兵线,彼伏此起,连绵不绝视死如归。这样的游戏商,他们是尊重知识产权吗?

其实畅游之所以能一口气买下金庸十多部小说版权,腾讯之所以能囊括集英社版权,除了他们的确本事够硬,还因为侵权行为太泛滥太狡猾,IP持有方觉得维权太麻烦,这才一锤子买卖图个省事。

IP热到底热在哪里?

热在强势IP的市场活动,热在洗白做大的游戏公司。

强势IP维权,见一个侵权的灭一个,维权官司打不停,同时高调拍卖IP,俨如侠客岛的龙木岛主邀请武林各派参习上乘武功。盛大就是此例。强势IP高调起来了,交易额炫目了,看上去自然就有IP热了。

此外,做大了的公司为了有个好形象拉投资、谈收购,或者上市,就开始在意自身吃相了。这个时候被指责侵权、抄袭,显然是不可以的。反正也不差那点钱了,何必惹一身骚呢?而且花钱高调买个IP开发产品,出风头不说,投资也保险一点。

一方卖得高调,一方买得高调,看上去IP就热起来了。

但这热却不是真热。如果IP开发真的成主流了,大家真的在意知识产权了,就不会一味的买版权,而是想着打造自己的大IP了。

图3.jpg

中国游戏商蜂拥TGS2014被吐槽 

IP热的背后:拿来与套现

现在手游业有个共同的特点:只听说赚了多少,却没听说口碑多好。反倒是手游留存时间太短,成为业界共识。

CNNIC发布的《2013年度中国手机游戏用户调研报告》显示,玩家玩一款手游的时间,不到1个月的占30.4%,持续1-2个月的占26.4%,3-6个月的占22.2%,超过半年的只有20%。 

为什么玩家换游戏那么快?一方面,是可以选择的游戏太多,真心爱不过来。另一方面,是手游内容吸引力弱。《2013年度中国手机游戏用户调研报告》数据显示,因为内容无聊而放弃某个手游的玩家,占54.3%。

 

图4.png

留存时间短,多数手游过把瘾就死

 这说明手游赚钱只是赢在风潮,而不是赢在质量。还是在洗用户,只不过页游是靠新开服务器洗用户,手游是靠生命和炒作来洗用户。

这样的手游业,需要买IP吗?非常需要!

首先,省工省料。要快速研发新手游来洗用户,自然就没准备认真设定游戏“世界观”、“玩法体系”什么的(想认真做可能也做不好)。玩法体系可以靠山寨成熟作品,把欧美的、日韩的手游作品山寨过来,“翻译”当原创,多快好省。世界观就直接照搬IP的算了——对着IP设定手游世界观的游戏公司,都算业界良心了。

其次,蹭名蹭利。抱成熟IP大腿,蹭人气混脸熟。都多快好省了,预热品牌的时间、财力自然也就没有了。可是手游那么多,刷排行榜又那么黑,新手游怎么出头呢?买个人气高的IP,山寨团队开动,直接就“大干快上”了。

自己没能力做,或者不想做,那就高举拿来主义,直接蹭IP人气和设定。找IP做靠山,省时省料省心省力,自然就是快速套现的不二之选。于是胆子大的,直接不告而取。老实点的,花钱买授权。有良心点的,真的做IP开发。没良心的,套个名字蒙层壳就出来圈钱了。

图5.png

过半玩家放弃手游是因为内容无聊

IP开发:狼吞虎咽,消化不良

IP价钱是涨上去了

IP授权场面华丽、高调,授权费百万打底,高的甚至破千万。比如唐家三少的《绝世唐门》在去年就卖出了千万授权费。8月初盛大的版权拍卖会狂卷2800万就不说了。腾讯对猫腻新作《择天记》居然喊出“5000万改编的3D动漫大作”的口号,而端游改编权则卖给了巨人网络。

IP授权,一派高富帅与白富美的天作之合。签约价码在不断拔高(虚实难辨),改编之作的宣传越来越劲爆。

IP价值并没体现

但实际情况如何呢?出嫁的白富美们并不是那么“幸福”,迎娶白富美的高富帅们也不是那么成功。

比如大名鼎鼎的《恶魔法则》,该书结束的那年,是当年起点月票榜年度总冠军,出尽风头。游戏改编权落到深红网络,还请了张杰唱主题曲《着魔》,开局看上去很不错。但游戏根本没有像原著那样大火,反而渐行渐远渐无声……后来该版权辗转到空中网,研发出了《恶魔法则3》,但最终还是没有多大起色。

这是人气IP在端游改编中的悲剧。三流的游戏内容配上一流的IP,真的混不出来。

那么手游呢?有了更庞大更浮躁的用户群,是不是可以靠IP人气狠狠的圈一把钱?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这IP够大牌了吧。这书现在都还盘踞着起点无线热销榜第二名。无线热销榜!这意味着手机用户对这个IP的认知度和美誉度也非常高。

但是那手游厂商获得《斗破苍穹》手游改编权之后,改编出来的手游没火就算了,还恶评遍地。毫无疑问,坑了!所幸,《斗破苍穹》的端游改编权卖给了畅游,端游改编得如何尚需测试,但起点至少版权费是赚到了。

追捧IP的游戏商,小算盘太多

再机智的白富美也怕遇到渣男,再牛气的IP也怕渣改编。买得华丽,改得磕碜,成为IP改编中的一道血淋淋的伤疤。更有甚者,买IP居然只是为了占着坑,免得竞品出现。比如蜂拥到TGS2014现场的游戏商们,闹着收购IP,真的“致敬”之意有几成?

依照手游商们的习惯,没有引进中国的IP,那就是路边的野花随便采。蹭个名声混出名堂再说,大不了风声不对再改嘛——等到IP引进的那天,冒名的手游估计都寿终正寝了。去日本买IP,回到国内就可以吃维权饭了,发律师函、起诉、庭外和解、收赔偿金……变相的转卖IP。说不定得到的赔偿金,都够作为正版改编手游的开发成本了。这就是小本大利的生意。

至于不差钱的公司,考虑得就更深远了。不管要不要开发IP相关手游,先拿到手里囤着,自己不用,也让别人用不了。这手大杀器,当初九城就玩过。人家能雪藏游戏,咱雪藏个吧IP,还耗不起?

IP授权方:被坑太多,累觉不爱

当然,这些腹黑收购方都是小意思。起点作者们还遇到更欲哭无泪的经历。游戏公司要IP的时候,各种跪求,拿到IP之后就各种不靠谱。于是手里的版权要么卖得便宜了,要么改编太坑,作者反而惹得一阵骂。这很窝火,毕竟不是谁都像金庸那么豁达,看着改成翔一样的授权游戏,也能保持笑容。

IP消费方的腹黑表现,IP提供方当然无法淡定。这也就不难理解盛大文学要搞“零元授权”的活动了。选出5、6部小说的版权,零元授权,但是“委托开发、收入分成”,盛大文学监督开发和运营过程。这就如同吃鲜锅兔的一些顾客,担心厨师出猫腻,于是进厨房盯着现场宰杀。

当然,这样的活动注定是噱头大过实效。首先,大IP售价不低,盛大文学不一定舍得,收入分成风险毕竟太大。腾讯宁愿花5000万改编《择天记》动画,也不自己改编网游,反而授权给巨人网络,其实就是规避风险。其次,零元授权的规模搞太大,使得IP改编价值的回报太慢,盛大文学也受不了。所以,这一出估计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图6.jpg

《择天记》这个面世仅半年的网文IP那么火爆,是活生生用钱砸出来的

“买椟还珠”还能持续多久?

 IP扫货潮,其实从侧面证明了中国游戏业资本的躁动,从端游、页游到手游,从山寨、换壳,到蒙层IP的皮套现,捞快钱的风气仍然烈度不减。

细数目前游戏市场上的IP改编作品,真正大成功的有多少?大多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或者挂着羊头卖狗肉。对此,有业内人直言不讳:买IP,就是为了蹭点名气。

如此改编,自然名实难副。现在的游戏业,尤其是手游业,对IP品牌的重视方向错了。只重转移名气圈用户,忽视对作品内涵的深度开发,结果吸引来一群轻度粉丝,却把重度粉丝气走了。这种糟蹋式改编,无疑是买椟还珠。

这种情况下的IP热潮,只是狼吞虎咽暴殄天物。

当然,IP热潮虽然浮躁,却也有积极意义:游戏商追捧IP价值,会产生辐射效应,带动周边产业创造和推出优质IP。同时,踏实做游戏品牌的游戏公司也会因此获益。

IP开发又会重走网文老路:脑残粉砸钱捧出大神,深度用户坐享其成。

IP热的背后是手游热和投资热.jpg

 

 


编 辑 介 绍

微良

前业界版编辑,2015年初离职。


游客
玩家登录
提交
最新评论
    加载数据...
 
app小图标
app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