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普通模式

品游会 < 游戏

来源:CBIgame 作者:草匪 编辑:草匪

废土的异化之思:品《辐射4》

发布时间:2015-12-03
废土文化真正的魅力在于“异化”,置身废土,人类该向何处去?我所熟知的一切,从衣食住行到喜怒哀乐,又会是怎么样的?

从《疯狂麦克斯》到《废土》,再到《辐射》,一系列经典创造出了主题为“废土”的游戏文化。跟《2012》等影视作品里人类面临灭世灾难不同,废土是灾难已过,人类尚存,在废墟中挣扎求生。

如果主题只是单纯的文明毁灭与重建,废土文化就不会如此吸引人了,毕竟这样的事在历史书里一堆堆的,跟着考古队的足迹一路走就能大饱眼福。

废土文化真正的魅力在于“异化”,灾难之后,世界成为废土,幸存者不再是纯粹的人类,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由此世界会往何处去?人类会往何处去?如果是我置身废土,我又该向何处去?我所熟知的一切,从衣食住行到喜怒哀乐,又会是怎么样的?

这一个个疑问是非常有意思,甚至震撼人心的,当然它直击心灵的力量来自于对比,由这些思考审视现实,然后在这种对比所创造的广阔思维空间里,我们的心灵来回激荡,尽情舒展。

1_编辑.jpg

理解了这些就会明白为什么在废土文化里,《辐射》系列会后来居上,成为废土标杆。

《辐射》系列是所有废土文化中最强调“异化”的,甚至“异化”才是它的主题。在这个系列中,人类因核战争而变,各种细节再现在符合逻辑的框架中。

依旧保持战前自然人旧貌的“光皮肤”,被核辐射变异成Ghoul(辐射一二三中文翻译为食尸鬼,辐射4官方中文翻译为尸鬼),以及人为制造出来的超级变种人(Super Mutant),在废土中各成社会,又相互混杂,形成复杂的社会生态。至于异化的动物,乱入的外星人,则是丰富题材的元素不必太较真,我们的重点还是在“人”上,虽然在辐射的废土里,“人”到底该怎么定义已经成了个难题。

仅仅只强调异化是不够的,《辐射》世界里的五十年代美国元素又搭起了一个怀旧的真实背景,这样就如之前说到的对比一样,异化和真实融合在一起,看似荒谬,但又无比熟悉,同时又并非身边的真实。种种反差,搭起来这样一个令人着迷的异世界。

那么到底要怎么品味“异化”之美呢?

有这么一句话,虽然是杜撰的,但其精神贯穿了整个辐射系列:“我见过最高尚的尸鬼,最善良的超级变种人,也见过最卑鄙的光皮肤……”

这话很耳熟对吧,没错我们在WOW之类的游戏里,乃至很多经典小说、影视作品里都见过,这是在阐述一个观念:人性与种族,或者与其他什么天生就有无法摆脱的羁绊无关。这个观念是不是对的人人各有理解,但就人类整体的政治正确而言,这一条的确是“普世正义”。

然而《辐射》系列并没有停留在这样的小清新上,它进一步地展现了“正义”在废土世界里的异化。英克雷的AI总统坚定不移地执行净化任务,认为异化的人类,异化的世界都已不再有存在的价值。尸鬼中清醒并且“理性”的又认为“光皮肤”不再是新世界的“法定居民”,由此在心理以及道德层面鄙夷其存在。不同的种族,在废土中各有正义。

如果问《辐射》玩家游戏给他们留下的最深印象是什么,几乎所有人都会回答:没有完美,没有正确,没有适用于一切的正义。在这个废土世界里,所有的冲突,都因为人类在生理上的异化与旧日世界心理上的异化绑定了,利益无法调和,信念无法妥协。虽然夹杂着善良人性的肯定,但超出个人的层面,永远是不同正义的争斗,是正义的异化。就像《辐射3》里十便士塔任务,玩家只能选择一方的正义,如果抱着调和的心态,认为有共存之道的话,结局反而是玩家最不愿看到的。

4_编辑.jpg

在《辐射4》里,异化变得更明显更复杂了,相比旧作,又多出了合成人这一方势力,从而让废土世界里人的异化这个主题变得更鲜明。虽然在旧作里有大主教和英克雷总统这样的AI,但毕竟是个体,而在《辐射4》里,AI(合成人的本质就是人工智能)正式以一个种族的身份登场,还以瓦伦坦这样的合成人队友来铺垫,又一个大问题就浮出水面:AI也能有人性,到底算不算人?

合成人之外,《辐射4》里的波士顿比旧作更繁华,更有生机,这也意味着异化的进一步加深。从“学院”、“铁路”、“一分钟人”到钢铁兄弟会,各自所持的立场完全无法调和,而他们所坚持的正义,又各有逻辑,与现实中我们面对类似问题的不同取舍可以共鸣,这样的体验不再是简单的感官刺激,而是心灵的哲学洗礼。

最后想再说一句:好好捡垃圾盖房子吧,这是《辐射4》里最正义的事了,别担心会让其他事不正义。

编 辑 介 绍

草匪

从小霸王时代一路走来的骨灰级玩家,三十年游龄造就了滚滚般来者不拒的杂食胃口,伪军迷的属性让模拟类、军事类游戏相性更佳,嗜好玄谈,技能为开口冷场。


游客
玩家登录
提交
最新评论
    加载数据...
 
app小图标
app下载二维码